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红鹰心水 > 正文

山东农村数十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 诈骗百万获刑

2019-09-06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量:

  牛志忠落了个人财两空。他娶的越南媳妇跑了,而他为了付彩礼欠下4万多元债,还了两年多,上个月才还完。

  直到10月28日见到记者,这位山东冠县梁堂乡后何仲村的村民才惊讶地获知,自己娶的越南媳妇真名叫凌光辉,而非其自称的王晓兰;凌光辉当时已55岁,而不是其自称的38岁,足足年长他26岁。

  京华时报记者调查了解到,凌光辉系越南籍,嫁入中国广西后于10多年前离开广西。2013年7月,时年29岁的牛志忠用6.5万元将凌光辉“迎娶”进家。与牛志忠共同生活的10个月内,凌光辉直接或间接介绍了至少18名越南女子,其中多人又介绍其他人“嫁”给当地未婚男青年,诈骗彩礼钱,涉及金额从3.9万元到7.6万元不等,累计近百万元。凌光辉及文体英、何仙明3人先后落网,今年7月13日被冠县法院以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2年、7年和1年8个月。但凌光辉的其他下线及其上线陈海琼均在逃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当地适婚年龄男女比例失调、彩礼偏高,又有女青年在外打工嫁到外地,导致很多男青年娶不到媳妇,给越南新娘诈骗提供了可乘之机。

  冠县位于山东、河北交界处,紧邻河北省馆陶县。后何仲村的牛志忠,10月份刚还完借来的4万多块钱的彩礼钱,从那场诈骗中抽出身来。

  被诈骗,是因为他想给自己娶媳妇。2013年7月初,同村人告诉他,前何仲村有人可以介绍越南媳妇,给钱就能娶回家。当年7月5日上午10点多,他和嫂子一起去前何仲村的王强家,当时王强的妻子王平、王平的婆婆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在家。

  王平说,这个女人叫王晓兰,是她的姐姐,刚从广西过来,是越南人,但普通话说得却比牛志忠标准多了。

  牛志忠问,“你家是哪里的?”王晓兰答,“我家是越南的,和中国的广西隔了一条河”。“那你在边界上生活?”“嗯。”

  牛志忠看了王晓兰递过来的身份证,但除了照片是眼前的这个女子,其他信息是越南语写的,牛志忠什么都看不懂。王晓兰告诉牛志忠,自己38岁,结过婚,有个5岁的女儿,595555搜码网24码中特,因为在那边过得不好,丈夫经常打她,她受不了,就出来了。

  坐在面前的王晓兰年龄明显比自己大,牛志忠又确认了自己的判断,但又想到了自己的家庭条件。

  他15岁时,父亲因急性脑血栓去世,一年多后,身患心脏病、肺结核的母亲也离他而去。给父母看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他不得不辍学,为了谋生在17岁开始跟着同村人在附近村子做建筑小工,搬砖、和泥,一天挣14块钱。19岁,他开始到外地打工,先在天津做了两年,给挖掘机做保养,又去北京做了1年的送水工、工地小工,这3年每个月的工资都是1000多元。

  2006年,22岁的牛志忠用打工攒下的2万多元钱买了砖头放在家里,准备等挣了更多钱后自己盖房子。这一年他在冠县一家汽修厂工作,之后又去了青岛,在一家手套厂打工,但一年到头只拿到2000多块钱工资。后来他又去辽宁鞍山做了一年的建筑工,同时张罗家里盖房子的事。2009年,房子盖好了,他又开始忙装修,但手里没钱了,只能临时挣钱贴补到装修上,从2010年开始在冠县的一家钢厂上班,每个月3000元的工资。就这样,装修断断续续持续了3年,到2011年才装修好,几乎未剩下一分钱。

  到了2013年,29岁的牛志忠还是独身一人。每年都托人找对象,但很多女方家庭忌讳他父母都不在了,认为他家经济条件不好,没有楼房也没有车,都不同意。

  王平说,彩礼钱要7万。但牛志忠一共才有2万多块钱,几经还价,彩礼钱定在了6.5万。2013年7月5日当天,牛志忠先给王平付了600元的“订婚钱”,回家后赶紧东拼西凑,找亲戚借钱,“他们也想让我的日子好起来,二话不说就借了”。

  第二天上午10点多,牛志忠和嫂子、姨妈一起,带着6.5万元来到王平家中,把钱给了王平,王晓兰也跟着牛志忠回家了。当晚,王晓兰给牛志忠做了饭,两人住在了一起。

  次日一早,王晓兰说要和王平一起把钱汇给母亲。牛志忠和她俩一起来到县城的冠宜春路邮政银行,姐妹俩进去汇款,牛志忠在外面等着,“我也不知道他们给谁汇了多少钱”。

  牛志忠想和王晓兰的母亲通个电话,但王晓兰不让,她说语言不通,说话也听不懂。

  2013年7月7日下午4点,牛志忠请的3天假到期,就去钢厂上班了,他本以为日子会变得好起来。但他接到了哥哥的电话。当时天色刚黑,正下大雨,哥哥在电话中说,晓兰不在家,到处找都找不到。牛志忠立即给王晓兰打电线点后,牛志忠下班回到家,家里又只剩他一个人。

  他后来听说,王平在当天下午让公公送王平、王晓兰以及王晓兰的另外一个妹妹去县城办事,公公先回来了,但那3名女子始终未归。

  王平也是在此一个多月前经当地媒婆介绍过来,自称家是越南的,前何仲村30岁的王强花了8万把王平接到家。

  王晓兰和王平的电话始终提示关机状态。牛志忠和王强都想报警,但又不敢,他们听说这是拐卖人口罪,买卖同罪。人财两空,牛志忠只能认命,继续工作,挣钱还债。

  他没想到,一个多月后接到了一个归属地显示为广西钦州的手机号来电,电话刚接通,他就听出来对方是王晓兰。

  “我问你干啥去了?她说回家了,她妹妹王平拿着彩礼钱,不让她打电话过来,她不敢打,但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,她这样说我就信了,也没追问”,牛志忠说,王晓兰告诉他自己过几天就回来。牛志忠希望她能带上户口本、身份证等证件,回来后两人到民政部门登记结婚,但对方说,因牵扯到跨国结婚,她的户籍信息想要调到中国非常复杂,需要半年时间,太麻烦。牛志忠不知道该怎么办,就又信了,两人始终未领结婚证。

  又过了一个多月,王晓兰独自一人在中秋节前两天回来了。王晓兰说,自己这段时间在家插水稻。为何不辞而别?王晓兰还是那套说辞:妹妹不让打电话不让告诉他,牛志忠也没再追问。他想,既然回来了,应该就能好好过日子,追问太多也没意义。

  王晓兰开始每天给牛志忠做饭、洗衣服、做家务,邻居也夸王晓兰勤快。因为白天几乎都在上班,牛志忠也没见王晓兰和外人接触,但知道她的电话打得特别多,“她有两个手机,每天都会打很多次,每次基本上不低于半小时,不知道说的是广西话还是越南话,我什么都听不懂”,牛志忠说,自己曾经问过王晓兰在跟谁打电话,王晓兰回答她在跟自己在南宁做生意的表姐打电话聊天,有时说在给别人介绍对象挣钱。

  牛志忠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,但也猜不出什么问题。他挣的工资要还债,王晓兰花钱添置了沙发、衣柜、茶几等家具。她还时常抱怨牛志忠穷,日子不好过,但牛志忠也没办法,“没钱,腰板也硬不起来”。

  又过了一个多月,王平也回到了王强家。王强发现王平经常用方言跟别人打电话、经常去找王晓兰,她们说的话都听不懂,王平还有两次分别领了四五个不同的越南女子去他家,说是从广西过来的给附近村子的人介绍媳妇的。对于王平的这些举动,王强很反感。他感觉王平的心思不在这里,不知道每天在做些什么,两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僵,王强开始动手打她,一个多月后王平离家,再未归。

  王晓兰则一直呆在牛志忠家,两人相处还算融洽。牛志忠曾问起过王晓兰的过往生活,但均被对方含糊蒙混,两人几乎未有过深入聊天。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summin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